《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 宅男福利社
   2017-05-29 12:36:41  ACG综合区 |   1 条评论  7935 
文章评分 58 次,平均分 4.3

龙骑士07作为受讲谈社提拔的「浮士德系」作者,独特的故事风格自然不在话下。「浮士德系」作者(例如京极夏彦、西尾维新、奈须蘑菇、清凉院流水、森博嗣、虚渊玄,还有后继的小高和刚)现在几乎主导了日本次文化界轻小说界「故事」,不过,龙骑士07的作品真的如其他作者们那样起到领导的作用吗?

海猫鸣泣之时》开宗明义是模仿阿加莎.克里斯蒂《无人生还》内「暴风雨山庄」(Closed Circle)与「大量杀人」(Massive Murder)设计,但在《海猫》中这些事件均为魔女所为,所用的是魔法。如果密室杀人无法被破解,就只能承认凶手是魔女;若魔法存在,那人类(理性)就败北。《海猫》绕围的是「黄金魔女」贝阿朵莉切跟右代宫战人的辩论大战。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这个故事设计相当诡异,跟魔女讨论「魔女」是否存在原本就已经背离逻辑,但却也是本作品醍醐味乐趣之所在。数年前我就因为感觉到强烈的违和,况且战人的思考速度实在太慢,更因为于Episode 5突然跑出推翻规则的金字来,于是放弃玩到一半的《海猫》。数年后重拾此作,尽量以最大限度的「同情地理解」(翻转棋盘的思考?)去观看此作,总算把八部《海猫》全通了。

《海猫》的特色和推理设计

1、后设推理小说

首先请参考日本《海猫》研究Blog《うみねこのなく顷に完全考察》的《海猫》叙事层结构图。《海猫鸣泣之时》必须要以「后设小说」的角度去理解,否则就看不出其中的意涵。可是并不是凡有后设成份的小说就比较「高级」,一如其他小说元素,后设的运用与后设的重要性才是决定的准则。

一般而言「后设小说」有两种:一种是单纯建筑后设叙事层的「文体后设」,另一种是针对特定小说类型的「类型后设」。前者用以冲击「小说」这种文体的界限,后者则是讨论一种小说类型的界限。《海猫》显然属于后者,而对应的小说类型是「推理」。因此,如果不将《海猫》置放于「推理」这文学类型中思考,它的后设性是无法充分讨论的。

一种小说类型出现「后设作品」的条件,是该类型已经构成一个完整体系、有自己一套语言,才得以令这类型能够成为被讨论的对象,让「后设」(在小说中对自身的类型进行指涉)成为可能。同理,《海猫》可以作为「后设小说」诞生于世上,是因为「推理小说」这个体系经过百多年的历史,蕴酿出一个成熟而丰富的术语系统。大致来说《海猫》加入的推理元素大致如下:

暴风雨山庄、大量杀人、密室谜题、Whodunit、Howdunit、Whydunit(凶手、手法、动机)、不在场证明、碑文模仿杀人、谜语、不可能犯罪、推理十诫、推理二十法则、侦探角色、建筑机关、尸体伪装、不可靠叙述者或叙述性诡计、向读者挑战

这些元素置放于「第一个叙事层」(棋盘世界),即1986年六轩岛惨剧。此外「第二叙事层」——上位世界(茶会世界)则是一个谈论这些元素的世界。除了少量角色,「棋盘世界」的人物(棋子)均受到「茶会世界」的GM(Game Master)所操控,编写出命案的发生过程。《海猫鸣泣之时》作为「后设小说」的意义就在这里:先建立一个符合以上元素的「推理小说世界」,再在外面建立一个以推理术语讨论这个世界的「观众(读者)世界」,在「读者世界」(茶会世界)中,魔女与人类的红字蓝字大战,便是作者与读者的对话与推理竞赛。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来源同上,显示上位世界(メタ世界)与棋盘世界(ゲーム盘世界)之间的关系

《海猫》当然不是第一部「后设推理小说」。曾有文章将《海猫》与号称「反推理」的推理小说四大奇书之一:中井英夫的《献给虚无的供物(1962)》相提并论。因为《献给》不但内里的元素十分相似,内容更是针对推理小说读者的控诉。只不过在复数叙事层与「虚实交错」方面,《海猫》其实更像中井的徒弟竹本健治所写的《匣中的失乐(1978)》。

《匣中的失乐》的章节分为奇数(1、3、5…)与偶数(2、4、6…),奇数的章节是现实,偶数的章节是奇数章节中一名角色写的小说,两种章节的登场角色完全相同。虽然偶数章节的故事是「作中作」,里面的角色却又会将奇数章节的故事当成「作中作」加以评论,构成一种「虚实交错再交错」的复合结构。于是会出现某个章节中一名角色死亡,在下一章这角色一边读着自己死去的情节一边哈哈大笑的情况。角色可以同时是小说作者和小说读者,又可以是凶手、可以是共犯、可以是侦探,更可以是死者。六种身份的人共治一炉,一同讨论涉及自己在内的推理小说情节。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Episode 7右代宫战人自诉关于推理小说的乐趣

2、推理小说的「外部游戏性」

「棋盘世界」的人物(棋子)并不知道自己的故事符合以上十五点,但它们确实存在,是隐藏在剧情的潜规则,有如未被发现的物理定律。这里龙骑士07精准地把握到推理小说的「外部性」。一部推理小说的「内部」可以假装不知道这些规则,但小说被作者与读者讨论时,几乎无可避免会使用这些术语。

这些术语塑造了推理小说独特的「逻各斯」(Logos),以致作品的评价准则。特别是在日本被称为「本格派」的古典解谜推理小说,对此公平性十分重视,因此本格推理的创作过程,必须要经过读者能够推测到谜底的特别处理,线索一定要齐全。假如出现不公平的情况,就会被控「犯规」、「不够本格」,甚至会遭到像剧中以「推理十诫」和「推理二十法则」为红字武器施予制裁的猛烈评击。

《海猫鸣泣之时》最独特的设计,在于符合游戏规则的话语将会具有力量,甚至有杀伤力。以此为前提延伸出来的设定就是「红色真实」与「蓝色真实」。红色真实是GM(作者)提出的事实,不容质疑,也不得说谎(虽然可以玩文字游戏)。蓝色真实是玩家(读者)提出有事实基础的推理,可以强逼GM以红色真实回应,一旦对方无法回覆,蓝色真实将被判定为有效,假设与事实相符。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Logos(λόγος)是「逻辑」(Logic)的字源,亦是各种学科以「-logy」作字尾的起源,具有「规律」和「原理」的意思。但希腊文中,它本来的意思是「话语」。就像《圣经》的《创世纪》中,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当「词」与「物」等同,该话语便是所谓的「咒语」,故龙骑士07利用颜色文字,将代表理性主义的推理小说「复魅化」了(Re-Enchantment)。

推理小说在埃勒里·奎因的大力实践之下,很流行「向读者挑战」,即作者提出问题,读者尝试推理出答案。换言之,古典解谜推理小说是具有「胜负」特质的「零和游戏」(Zero-sum Game)。只有作者胜出,或者读者胜出两种结果。《海猫鸣泣之时》将这游戏中的「辩论」转换成刀光剑影的「颜色武器」的决斗。

红字蓝字的格斗是推理小说「作者 vs 读者」模式的具现。换言之除了「外部性」的存在,龙骑士07还发现这种「外部性」造就了推理小说的「游戏性」。绕围一部作品的推理游戏,是外在于文本发生的,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胜负并不会影响故事发展(《海猫》会有影响,这是故意的),但这种「游戏性」使得推理小说拥有超出单纯阅读文本的乐趣。

推理小说的体系发展相当迅速,在黄金时期的1910年代至30年代几乎已经完全成形,至今都没有太大变动。因为古典推理小说早就意识到自己正处于这种「游戏性」的创作环境,写作时会配合「环境」,甚至助长「环境」的建立,作品本身化为补足「环境」的零件。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外部游戏性」是推理小说不可或缺的基础。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推理小说的「外部游戏性」早在《海猫》之前就已经被揭露出来。被誉为「新本格派发源地」的京都大学推理小说研究会(简称「京推研」)以其严格的推理作家训练系统闻名,这系统正是为推理小说的「外部游戏性」所打造。「京推研」的会员有定期聚会,各人发表小说供其他人即场推理,再交出答案核对、讨论,使会员创作诡计的能力与推理能力可以一同得到锻炼。这场聚会有如《海猫》的茶会,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的游戏,会员轮流扮演作者与读者互相交流。「京推研」能够出产大量优秀推理作家(如绫辻行人和法月纶太郎,清京院流水本来也是成员,但中途退会了),绝非偶然。

3、围绕文字游戏的文字游戏

红色真实与蓝色真实无疑是《海猫鸣泣之时》最出色的构想,它活用了电子小说(Visual Novel)既非纯粹小说又非纯粹动画的「半吊子」特质。电子小说中,画面、声音和文字会同时在视窗里呈现,而角色说话主要是用文字显示。既然CG图可以用彩色,文字自然也可以。在游戏系统上,红色真实与蓝色真实是为一段文字涂上颜色的突出(Highlight)处理,同时会播放特殊音效(Sound Effect)。文字出现之后,又会以某种武器(剑、枪、子弹)重新具现化出来攻击对手。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因为是小说,对白以文字表达,所以能够为文字涂上颜色;因为有声画,所以能够加上音效和画面。《海猫》利用电子小说介乎小说与动画之间的媒体异质性,同时以两种方式表现红色真实与蓝色真实,使叙事达至一种独特的「重叠效果」。以画面和声音的官能刺激增强文字的气势(肉体),又以文字的内容去充实画面的背景(精神),使推理大战既有理性辩驳的满足感,又有肉体战斗的热血感。借用东浩纪的讲法,这是一种电子小说的「花式特技」(Acrobatic),没有《海猫》的创意,可能就没有《枪弹辩驳》的「高速推理动作游戏」。

因此,当《海猫》一移植到其他媒体,这种透过文字颜色来创造乐趣的观感就会大打折扣。小说版纯粹将原作的文字直接将复制而没有画面和音效,气势大幅减弱。动画版每次使用颜色文字都会有一串字句在空中飞过,但同时角色又会用嘴巴说出对白,看起来相当怪异。制作组生怕观众看不及(或听不及)文字,攻击画面要到角色说完话才出现,浪费了相当的时间,即使有半年番(24集)也不够用,观众又难以辨别自己究竟处于哪个叙事层,导致故事支离破碎。更因为第一季的失误,作为解答篇(展开篇?)的5-8 Episode《散》无缘动画化,最终《海猫》动画版变成了一部不完整且毫无讨论价值的失败作。

4、后现代推理创作

推理小说是其中一种最符合「起承转合」的类型小说。早在作者写开头(谜团)时,结局(真相)已经构思好。正因为「结构」先于「情节」存在,读者能够从「情节」推敲出「结构」(或未来的「情节」,或过去未被披露的「情节」),推理小说的「外部游戏性」才得以成立。

《海猫鸣泣之时》Episode 1-4,GM都是贝阿朵莉切,故事以右代宫战人的第一人称视点叙述。因此,棋盘的操作方式在前半段都是被隐藏起来的。然而到了《散》的Episode 6,战人自己成为GM。面对着古户绘梨花步步进逼的密室推理,战人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密室手法并提出成为官方答案。到这里,GM写故事的规则终于正式揭露:「结构」不一定先于「情节」存在,就算已经存在,只要不与已经写好的「情节」有冲突就可以随意修改。

《海猫》的游戏规则打破了传统推理小说的惯例,作者与读者的对决从「静态」变成「动态」、从「回合制」变成「非回合制」。这某程度上与《海猫》引用的量子力学思想实验「薛丁格的猫」互相呼应:在箱子打开之前,猫的生死处于暧昧的状态。同理,《海猫》游戏的「真相」在揭露之前,它会被放进连作者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面貌的「猫箱」之内。

先有「结构」再有「情节」属于现代性思想,背后以牛顿古典力学支撑。在绝对的时空中历史(杀人事件)存在、未被观察到的事物(凶手与真相)也同样存在,可以运用因果律(物理线索)推导出未知的事物,「推理」变成可能。推理小说作者所做的,是建造一个绝对的「虚构时空」,在黑暗中演绎案件,遗下案发现场、将证物散落在故事各处,让读者重现早已被决定好的「真相」。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现代推理阅读示意图

在《海猫》里,「结构」不再是一开始就存在,而是随著作者(GM)与读者(Player)之间的推理拉锯战、情节不断推进期间逐渐形成。与此同时,「真相」也不再被作者的意志支配,读者的推理会影响作者决定最终答案的取向。换言之,读者的反应亦有「创作」的功能,担当作者的一分子。故「推理」不再是「发现真相」,而是「发明真相」,或者「让真相得以定型」。舍弃了设计论,「情节」的无秩序堆砌到最后才决定「结构」,不用多说,这是后现代方式的创作,大家也连可以联想到《冰果》中话剧社的谜底那段。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后现代推理创作示意图

在推出Episode 8之后,很多玩家因为觉得龙骑士07被人猜中谜底,于是修改剧情令结局变得乱七八糟,对此大力批评。但以上可见,《海猫》以连载的方式进行创作,历时四年,结局(真相)在作品完结之前是未被决定的。既然贝阿朵莉切的棋局已经属于「后现代推理」,那龙骑士07对《海猫》以同样的方式中途改变「结构」也并无不妥。《海猫》确实有很多毛病,但并不包括采用「后现代推理创作」。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海猫》作品的缺失与问题

但根本来说,《海猫》中存在着一些结构性的根本问题。

1、「读者」角色不称职

作者、读者、凶手、共犯、侦探、死者的对话已经在四十年前的《匣中的失乐》演过一次。相较之下,《海猫鸣泣之时》有没有更进一步呢?显然没有。主要问题是《海猫》里面,「读者」这角色缺席;故此,这是一场无效的对话。

其中一个可能象征推理小说读者的角色,是魔女游戏的资深玩家「右代宫战人」。不过,他是1986年惨剧的当事人,事件真相对他而言十分重要,与「读者」这个局外人已是处于不同立场了。况且他在游戏过程中完全被贝阿朵莉切牵着鼻子走,每次对战只提出一个人类能达到的犯案手法就罢休,是否贴近真相他并不在乎,这种态度绝少在推理爱好者中出现(讽刺的是,Episode 5突然丢出新设定,指战人是熟读大量推理小说的读书家,这跟他在故事前半的愚蠢表现与对谜团的轻薄态度自相矛盾)。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既然是「对话」而不是「授课」,两者的地位应当等同,可是战人的推理能力严重不足,Episode 1-4一直处于熬打的状态,与贝阿朵莉切(作者)完全擦不出火花。那古户绘梨花就可以了吗?她是被刻意丑化的侦探,以揭穿谜团使造谜者(如凶手或作者)痛苦为乐,用来讽刺侦探要透过吸吮他人的鲜血才能生存。无可否认,绕围「死亡」的解谜游戏总是使推理小说具有很强烈的背德感,绘梨花可说是这种背德感的代表。不过世上也存在没有尸体的推理小说(如《古典部系列》、《再见,妖精》、《尼罗河魅影之谜》),这些作品并不在《海猫》的讨论范围内,《海猫》连「侦探」这角色都不甚称职。

右代宫缘寿呢?作为八城十八的小说读者,她位于「最顶端」的叙事层,属于现实角色。但她其实是受害者家属,故事对她来说是「可能的真相」,而不是虚构的。她的态度是对亲人(特别是兄长)的态度而非对情节的态度,不能相提并论。加上她于结尾态度有所改变,简直变成「爱」的代言人。缘寿的经历正正是龙骑士07想透过《海猫》带出的核心叙事,她是「作者」而非「读者」。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上述三者都不是有效代表「推理读者」的角色,但故事中有一「个」角色显然有这意图,那就是在Episode 8攻击角色群的「邪恶山羊大军」。山羊大军代表各式各样的「读者」。例如否认魔女存在的、喜欢大量杀人故事的、觉得小说看得爽就好而没必要推理的,最后它们在威拉德一怒之下遭到消灭。可是,它们全是龙骑士07建立的稻草人,当中并不存在用心推理的读者,甚至推理中真相的读者。龙骑士07只把读者当中最差的一群抽出来鞭打,剩下的人他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2、智力的不平等

《海猫鸣泣之时》跳出了一般推理小说的框架,意味着对它的观赏方式也会有所调整。玩家(读者)期望的不再是精彩的解谜,而是精彩的辩论过程。辩论要精彩,首先就是让玩家难以猜到双方的招数,到亮出底牌时才叫人信服;然而,《海猫》的红字蓝字论争实在算不上高明。

比如Episode 4中,贝阿朵莉切因为战人想不起自己的罪,对游戏感到厌倦,于是用红字指控战人不是右代宫明日梦的孩子,也因此不是右代宫家的正式继承人,迫使战人失去玩家的资格。看到这里,战人可以使用的「要求复述」一目了然:右代宫继承人的前提在于是否右代宫金藏的后代,而不是右代宫明日梦的孩子。结果战人居然没有想到这个反驳,还失去了自我,直到缘寿牺牲才恢复过来。战人的落败到贝阿朵莉切的文字游戏被破解有整整三小时的游戏时间,那段时间我看得极为烦躁。难道龙骑士07就以为玩家不会察觉到反击方法?

Episode 5有一个更加诡异的局面。古户绘梨花对右代宫夏妃的杀人指控近乎水到渠成,但战人不相信她是凶手。这时瓦尔基莉亚赠送了「右代宫夏妃不是凶手」给他,他一说出口,就被德拉诺尔的红剑「侦探不得使用超自然力量破案」砍死了。明明战人就不是侦探,绘梨花才是,偏偏又被判有效。于是故事又拖了两小时,直到战人找到真相恢复过来时才推翻了这判决。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海猫》几乎没有势均力敌的战况,只有一边力压另一边,只有魔女(或绘梨花)单方面残杀战人,然后战人(和他的同伴)拖了良久之后又用蓝字一面倒屠杀敌方。如此的模式不断重覆,在Episode 4-6特别严重。红色真实与蓝色真实的设计确为出色,无奈作者没有实践能力,发挥不出设定的魅力。

3、颜色文字的问题

红色真实其实是一种套套逻辑(Tautology),可以用「红字只反映真实」来证明自己真确无误。从故事中可见,红色真实并不仅限于棋盘世界的事件,上位世界也可使用。如此一来,贝阿朵莉切只需要作出「魔女是存在的」的红字宣言,就已经可以结束游戏。Episode 4中罗诺威有说过她是基于公平性刻意回避,但当连「汝是白痴」、「这游戏不可能有Happy End」都可以胡乱使用时,这根本算不上解释或辩护。反过来说,战人也可以以「贝阿朵莉切迟迟不用红色真实证明魔女存在,正是因为说不出口,因为魔女根本不存在」打败对手。于Episode 5 突然出现的金色真实更是不知所谓,金色真实随后只再出现过一次。龙骑士07显然是想不出右代宫战人可以如何打败古户绘梨花,于是随便添加一个可以覆过红色真实的设定。

4、无法驾驭创作模式

龙骑士07曾在访谈中提到推理小说普遍存在「恶魔的证明」问题,即使故事完结了,也无法证明「不存在推翻案情的证据X」。由于《海猫鸣泣之时》是以后现代的方式创作,「无法证明不存在推翻案情的证据X」的真正意思是「我随时可以添加一个证据X去令你的推理无效」。读者并非永远无法猜到真相,而是因为推理让作者知道了,于是作者可以在公布答案之前将答案修改,令原本正确的推理变成错误。

这种作者对读者的绝对支配是高傲的表现,等于玩「石头、剪刀、布」时永远处于必胜的后手,用香港流行的讲法便是「龙门任渠搬」。这也算了,但龙骑士07在抱持这种态度同时,却又没有能力写出具说服力的真相,只仗着自己是作者有权决定「官方答案」而为所欲为。比如说,故事一旦出现解不通的部分,龙骑士07会使用他惯常的绝技回避问题,那就是再建筑多一个叙事层。只要令事件变成由人(角色)所创作的虚构内容,里面的情节即使再不合逻辑也可以推搪成故意为之或者作者(角色)思维问题。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曾有人数算过,《海猫》的叙事层足足有八个。概观整部作品,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况且叙事层之间的区隔含糊不清,看得出连龙骑士07自己也处理不到这种复杂结构。在Episode 6之前,八城十八(不得不提,这命名方式就像「九十九十九」,很有清凉院流水风格)这号人物连存在的迹象都没有,而她的存在一看就知道纯粹是为了制造出一个Happy End(战人没死)而设。

后现代推理创作早有前车之鉴,也一样以烂尾收场,那就是「大说家」清凉院流水。清凉院流水的《COSMIC世纪末侦探神话》开头扬言要建造多达一千二百个密室,结果最后只建造了八十个就完结,密室的解法还十分粗糙,不少甚至没有解释。无可否认,清凉院流水将「角色小说」(各种性格和「超推理」能力)、「后设推理」(把自己放进故事)和语言游戏(命名和用字方面)推到极致,情节完全脱离现实,自成一个体系,是推理小说界的极北存在,对后继的作家如西尾维新和森博嗣有深远的影响。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两者的「后现代推理创作」是有分别的。《海猫》以连载方式创作,「结构」会在终局才定型;而二千多页的《COSMIC》压根就不把「结构」放在眼内,故事就是拥有奇特力量的侦探群不断破解杀人事件。不过,两者最终都无法回避「小说」这种文体的「结构性限制」,那就是「结局一定会存在」。设定一千二百个事件恐怕需要花费数以十年时间,清凉院流水没有这个体力,结果只得草草收场。当作品一完结,读者对两作的眼光便会添上一般推理小说的评价方式,即讨论整体结构的完整程度。最终「断尾」的《COSMIC》,以及中途改变方向的《海猫》,都会被评为「烂尾」。《海猫》与《COSMIC》集中于在情节表现上「反推理」,忘记了「推理小说」是「推理」与「小说」的连体婴,因而被「小说」拖住了后腿。

5、「爱」的空泛

「没有爱,就看不见」可说是《海猫鸣泣之时》的「母题」。这句话所指的「看不见的事物」,在不同时段是不同的。一开始在Episode 2出自纱音之口,所指的是「天空的颜色」、「希望」;Episode 4时,出自小此木铁郎,所指的是「右代宫绘羽的内心」。到了后面则几乎清一色是指「魔法」和「真相」。

《海猫》由始至终都不断强调「魔法」多么脆弱,不断被反魔法毒素扼杀生存空间,唯有拥有「爱」这个「第一元素」的人才看得见。「魔法」与「童真」紧紧扣连,因此幼小的右代宫马莉亚在《海猫》一直是魔法的代言人。人的成长过程,逐渐失去对不可思议事物的兴趣,变成一个没有「爱」的大人,散发反魔法毒素。

然而,「爱」不是物体(Object),而是行为(Act),是有对象的。这个世界除了有对「魔法」的爱,也可以有对「推理」的爱、对「杀人」的爱、以及对「他人痛苦」的爱、对「戏法」的爱。如果要玩文字游戏,这些都可以是爱。如此一来,古户绘梨花也有爱,她爱推理;夏娃·贝阿朵莉切也有爱,她爱杀人;贝伦卡丝泰露也有爱,她爱使他人痛苦令自己不无聊。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这些人都是因为「爱」,而能够在一些行为中得到快乐。它们就不能是真爱吗?为何对魔法的「爱」就比这些「爱」高级?「爱」被定义为第一元素,但假如爱有高低之分,是否表示某些「爱」是「次级第一元素」?什么是「次级第一元素」?第二元素?第三元素?「第一元素」的设定根本含糊不清。

《海猫》强调只有爱才能带来幸福,如果没有爱,即使有真相也无法得到拯救。可是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都不一样,也因此才会产生不同种类的爱。把「爱」以一元论概括、以教条主义的方式演绎,将无法处理关于「爱」的大量议题。「魔法」(有爱)与「戏法」(没有爱)的对立只是一个伪命题。恕我没有爱,看不见《海猫》在「爱」方面的深度。

结语:

日本社会学家见田宗介认为,要了解社会现实(Social Reality),最好是透过了解与社会对立的「反现实形象」。同样,想有效了解推理小说,也可以从挑战推理小说约定俗成的「反推理」入手,如东野圭吾的《名侦探的守则》、清凉院流水的作品、山口雅也的作品、推理四大奇书,或者1926年安东尼·柏克莱的「多重解答」经典《毒巧克力命案》。

《海猫鸣泣之时》全论:反了「推理」的什么?

《海猫鸣泣之时》同样具有这价值。这篇讨论《海猫》的文章,为了使内容全面,用很大的篇幅去拆解「推理小说」为何物。《海猫》驱使我重新检讨对「推理小说」的理解,确是不争的事实。即使如此,我还是对龙骑士07的写作态度不敢恭维。事实上,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把《海猫》当「本格推理」看待,也因此没对真相(或留白的部分)感到失望。龙骑士07在原本应该三人合作的《Rewrite》,也只能写与主线毫无关联的「此花露西娅线」一份剧本,反映他连团队精神也欠奉。龙骑士07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能掀起话题性的作品,似乎《海猫》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该文章转自:U-ACG

如果这篇转载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爱卖萌的福利社小编~投稿请发送至otakulx@vip.qq.com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写的很好

    monster 评论达人 LV.1 1年前 (2017-05-30) [0] [0]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