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30 10:02:20  ACG综合区 |   抢沙发  9544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今天随手又刷了下手机,看到今天分享八紘穌浥桌布时写的内容,突然有种感触,八紘穌浥和默苍离的雷同之处不只是「捨得」,还有一点,「空」。

1.

为了不造成误会,笔者必须对自己所谓的「空」下定义,「空」所指的不是空洞,而是无法捕捉,神秘得无法捉摸。

先说八紘穌浥,若是仔细思考,笔者对他这个人一点都不瞭解,笔者明白身为鰭鳞会宗酋的理念,希望海境平权、波臣能受肯定的远大理想,虽然对鯤帝、鮫人与宝躯等上流贵族矫枉过正的清扫让笔者不太能接受,因为八紘穌浥的作法对好的鯤帝、鮫人与宝躯不公平,波臣有权同享公平,却不应该用其他族群的不公平来交换,这是偽平等,要说笔者的理想太天真(不够实际)也是对的,但如果要追求公平、平权,就应该不分种族一视同仁。

2

哎呀,好像有点离题了,回到八紘穌浥身上,笔者在鰭鳞会宗酋的身份之外,找不到「八紘穌浥」的存在。
笔者看得到宗酋的思考模式以及企图,却看不到属於「八紘穌浥」的思维,例如他当宗酋的理由,又或是对宗酋这个使命的坚持,举凡「八紘穌浥」的内心,都被阻隔在鰭鳞会宗酋的包装之中,看不到也触不著。
他是紊劫刀的姪子,是昔苍白的恩人(应该没记错?),梦虯孙曾经的知交,是北冥皇渊心目中重若己命的挚友。

一段段人际关係堆叠出笔者眼中的「八紘穌浥」,但是,剥除了一层层的关係之后呢?笔者依然看不见「八紘穌浥」,所以笔者以「空」形容。

3

这份「空」的感觉,绝对非指「八紘穌浥」没有内涵,而是他把自己所有的真心都藏起来,藏得让人看不见,甚至藏得深到他自己都忘了「八紘穌浥」的存在,只餘鰭鳞会宗酋。
正因为所有的思维皆以鰭鳞会宗酋为出发点,最后,连「八紘穌浥」都可以毅然决然的割捨……

4 5

因为「八紘穌浥」,让笔者一直觉得自己曾经遇过同样「看不到他」的角色,就是默苍离。
在想到「默苍离」时,脑海闪出第一的念头会是墨家鉅子,杏花的挚友,俏如来的师尊,上官鸿信的师尊,九算的阴影……等。
从墨家鉅子的身上,看到对使命与传承的坚持,同样地,透过周遭关係人的互动、回想,形塑起一个墨家鉅子,但「默苍离」心中真正想著什麼,却是扑朔迷离。
笔者能察觉隐藏在墨家鉅子包装中的默苍离,但是对他真正的感受与思维,难以捉摸。

以俏如来来说,在剥除外人形塑出来的盟主俏如来之后,笔者可以看到俏如来本身的性格,去理解他取捨的思维。
或许会有人说俏如来是长期性的主角,有很多时间去填饱他的性格,这般的对比方式在标准上不一致,但换成玄之玄、忘今焉等等,撇开他们野心炽燃自食其果不说,他们的性格是可以触及的。
这样的比较不是要分出高下,因为本篇重点不是高下之争,而是他们显露出来的内心。

「默苍离」和「八紘穌浥」有著极为类似的「空」,他们都把自己藏在心裡很深很深的角落,深得让人怀疑他们是否还记得自己?认得自己?
因为藏得太深,而容易割捨,容易到自己也可以「捨得」。

6

这份「捨得」对笔者而言是一种很复杂的感受,除了难过之外,还隐隐有种忿然,气恼他们如此不在意自己。
理念与使命是崇高可敬的,但心与情呢?被留下来的人呢?
你们深深藏在心裡的自己,却是某些人拢在手掌心不肯放开的宝,这「某些人」的心情,註定被你们辜负,杏花,皇渊,皆然。
笔者因为被辜负的这份心意,难过,不平……

然而,笔者更明白,他们不是不在乎、不是不心痛,如果他们像笔者这麼小家子气,他们不会成为墨家鉅子,不会成为鰭鳞会宗酋。
姑且不管笔者不是很认同鰭鳞会宗酋的作法,同时,墨家鉅子与鰭鳞会宗酋的职责也是不同境界无法放在一起比拟,但相同的是他们挺身做了其他人做不到的事,选择了一条艰困亦不讨喜的路。
也因此,笔者对八紘穌浥的作为并不欣赏,却也无法讨厌他。

7

因为新释出的八紘穌浥遗照,意外勾起了心中的一些想法,但这只能代表笔者个人的感受,笔者不懂权谋策略,不善梳理什麼智巧高下,只是单纯想试著理解,想理解「他们怎麼捨得自己?」的心情。

 

本文原始地址:https://www.zhainanfulishe.com/10263.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福利社

宅男福利社,专注于分享宅男福利,写真视频,好玩的资源下载等,是宅男就来宅男福利社吧!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